卑南族

族群特色

(一)斯巴達式的會所訓練。

 

(二)精湛的刺繡手藝: 以十字繡法最普遍,人形舞蹈紋是卑南族特有的圖案。

 

(三) 戴花環的普遍性:雖然不是只有卑南族才戴花環,但形制的一致性及花環所代表的男子成年意義是其他族群所沒有的。

 

(四) 巫術的盛行:早期,卑南族的巫術十分盛行,其他族群的人都懼怕三分。巫術又分為白巫與黑巫,白巫替人治病,黑巫施咒害人。目前卑南八社尚有多位祭師。光是南王就有二十幾位男、女巫師,負責部落性的祭儀。或為族人祈福趨邪。甚至有一位巫師開業服務,為人占卜、趨邪,解答人生疑惑,當然,服務的對象不僅止於卑南人,連漢人也前去卜問。

 

信仰祭儀

 

(一)靈魂與祖靈  (二)自然崇拜 (三)巫術與占卜風俗習慣

 

卑南族的社會組織上,雖有年齡階層組織,卻不像阿美族那樣嚴密;雖然有頭目,但其地位並不像排灣族那樣崇高,而且土地皂理權也不屬於他們的。會所是整個部落公共事務的推動中心。組成會所的分子理論上是本部落的男性青少年。會所分青年會所與少年會所,是年齡階層養成教育場所,也是軍事組織中心和部落財產單位。一個部落中,有若干個祭祀群。祭祀群以靈屋為中心在一年兩次的收獲祭時舉行祭祀。管理與戰爭和出獵有關祭祀的管理人地位崇高,他也就是部落的祭司,與豐年祭有關的各種祭祀,是由巫師來主持,家庭對祖先的和種祭祀也經巫師之手。
音樂特色:
(1)歌謠(snay)可分成一般性的歌謠和特殊性的歌謠,舞蹈也可分一般歡樂性、休閒性場合中使用的「不牽手舞蹈」(malikasaw)和祭典中使用的「牽手舞蹈」(mualah)。一般性的歌謠大部份有少量的即興歌詞及大量的虛詞母音歌詞,在任何聚會歡樂的場合或年祭之後的歌舞之夜都可使用;特殊性的歌謠及舞蹈,僅用於特定祭儀中。

 

(2)由男女兩性社會角色的分工,因此有專屬的男性的歌與專屬於女性唱的歌,也有專屬於男性的舞步與專屬女性的舞步。兩性雖同在雙手交叉的舞隊中跳舞,舞步卻因祭儀中兩性間社會秩序結構的差異性而有所不同。

 

(3)不管是一般性歌詞或是特殊的祭儀歌謠,歌詞在卑南歌謠中,除了虛詞母音及實詞歌詞互相搭配使用外,還有一套特殊的用法。那就是傳統卑南歌謠中,如果一句歌詞中的某個名詞需要特別強調,卑南族人就會很習慣地緊跟在該名詞之後,馬上用一個同義詞予以重複,以突顯該詞的重要性。但這個重複的同義詞並不是一般口語上所使用的語辭,而是罕用的卑南古語。這種歌詞的結構原則通常只用於歌唱及演講,而不會使用於一般性的日常語言中。

 

(4)卑南族的歌唱方式,通常以領唱加齊唱為主,一般用在聚會場合的音樂大大多是依此模式演唱。但在每年三月除完小米草之後,婦女們舉行的聚會mugamut中唱的emayahayam及年終大獵祭manyayau中,青年男子所唱的parairau及temilatilau卻都以持續低音(ostinato)及領唱單旋交織形成的二部複音合唱(polyphony)來演唱。這種方式,是卑南族傳統音樂的 一大特色。

 

(5)卑南族音樂慣用的音階與鄰近的阿美族使用的音階是完全一樣的,也就是以La調式及Do調式形成的五聲音階為主。不過阿美人慣於使用強調強拍的節奏法,卑南族音樂卻顯得較幽雅平穩。目前卑南族聚落仍定期舉行的祭儀有:mugamut婦女除草完後的聚會、muraliyavan收獲祭、vasivas猴祭及manyayau大獵祭,其中又以mugamut及manyayau與音樂的關係最為密切,留下了許多重要的祭儀歌曲。